第一章

叮叮咚叮叮咚……清脆悦耳的敲打声从远方渐进。

仙洞里一片黯色倒卧在血迹里的身躯忽然动了下。

叮叮咚叮叮咚……。

好耳熟是雨滴打在石壁上的声音。雨天时她爱缠着娘作绣工;娘老了眼力已大不如前啊。她掀了掀沉重的眼皮眷恋在半梦半醒之中。

水浸湿了她的脸。她没找到躲雨的地方吗?会被骂的有时候觉得她自己的年纪已比娘亲老但总爱着娘的慈祥;如果她有亲生的娘也不见得会比现在收留她的娘疼她吧?

她的过去是一片空白记忆之初是模糊的她记不清亲生爹娘、忘了有没有朋友长年来的独居她只知道她的身子与旁人不同。她活了很久很久每天计算着时日看着湖中的自己究竟何时会长大但她的成长异样地缓慢她现在的外貌才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模样。

她不敢与外人相处独住一座又一座的山林之间直到有一天她遇见了现在的娘……娘……。尖锐的鸟叫响起忽地她的身子像被撞进什么东西好几次撞醒了她飘浮的神智她猛然张开眼睛盯着洞内陌生的黯色。记忆刹那如狂潮涌来一幕幕景象钻进她脑海里她直觉摸上额间那里有一道足以致命的伤口。

她错愕瞠目难以相信!

她的唇动了动试了好几声让下出声音来纤弱的双肩在耸动忽然细碎的笑声从她染血的唇畔逸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要狂笑啊为什么不呢?

她没死啊没死啊!只要是人都会死的她却还不死。地上是她的血啊她几乎流尽的血;额间是足以死人的伤啊!牛头马面呢?她在等在等着它们啊!

她跄跌的爬起来摇摇欲坠的走向石像用尽力气大声嘶吼道:“你是天人!你是神仙!我是妖怪!为什么我没死“这算什么啊?我是妖怪啊!我连死都不能……为什么不让我死?我不要再当人了!不要了我要当个畜牲我不当人不当神仙就算让我当头牛我也甘愿啊……。”地上是沾血的匕她拾起来欲刺自己的胸囗匕却忽然弹了出去划过石像。

她连自裁也不行吗?

“你真的是神吗?”她神色恍惚地对着石像说道:“如果是神你看见了他们的所作所为吗?我是妖怪呢我究竟做了什么才会有此下场?他们说村落里曾有人遭你一语点醒从此修道数十年后偶见你一面你依旧不曾老过他当你是天人为你造石像。那我呢?我不甘愿啊我没做过坏事为什么你是天人我却是妖怪?什么人什么神!什么亲情!到头来都是骗人的!”她怒叫道拔出匕愤恨的朝石像划去。

“好旁人当我是妖怪我就当我是个妖怪!我死不了我永远永远也死不了我就让天下人死尽!有本事你就来杀了我!”她咬牙切齿鲜血仍在流没有再去摸伤囗也能隐约感觉伤囗在愈合。

“哈哈……哈哈哈……。”鲜血流过眼眸滑下颊畔犹如血泪她的双眸却是乾涩的难以掉泪。

不要怪她性子遽变不要怪她变得如此残忍是这些村民让她明白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什么亲情、什么母女之情啊她宁愿代老母而死而她的娘呢!她的娘做了什么!置她于死地啊!

这人世间还有什么可以值得信任的?

“你为什么老爱哭呢!”记忆中她曾视若亲娘的老妇人这么说过:“要怎样你才不哭呢!”

“如果娘的病早些好了我就不哭了”她抹掉眼泪担忧的说道。

“你这泪坛子眼泪像流不尽似的。你没有名字我就叫你挽泪吧愿你从此不再流眼泪。”

三百年后大唐这一生怕是永无止境了。

寒风袭来滑落了冷汗惊醒她游移飘忽的神智。张开黑眸见到蒙蒙夜色里正悬着月;月是圆的是淡淡的诡红色。

是……十五吗?圆月日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印象了。

她疲惫的站起身来将汗湿的长撩至身后;有点冷她以为睡了一觉之后就不会再冷了。

远方随风飘来的吵杂声钻进她麻木的思维之中。是有人在附近吗?荒山野岭的往往数月不见人烟是常有的事。

无神的眸逐渐凝聚焦距观望四周见到远处有抹火光应是有人在此扎营。

不由自主的往营地走了几步又停下心脏的跳动比以往要快她闭了闭眼不受控制的步向火光处。

“小兄弟听你所见所闻真是见多识广”老人的声音忽远忽近的飘来。

“在下浪迹天涯见闻自然多了点。”浑厚亲切的声音响起有说不出的舒服感。

“你家中无人等你吗!怎能任你流浪外头!”有人好奇问道。

“我孤身一人没有家累”亲切的笑声如春风拂面在这个大寒天里奇异的让温度升了几度。

“没有家累!这倒奇了。你年纪看起来像三十左右至今未□是不是哪儿有不对劲的地方!”营地上的人多以庄稼汉或猎户为主没读几日书问起话来也就毫不修饰不觉有何不妥之处。

男子但笑不语目光忽然落在树丛后的影子。他移开话题朗声笑道:“咱们又有同伴了。姑娘何不现身一块过来取暖?”

她吓一跳!原是缩躲在树影之下只想听听人声没想到会被人现。

“真是姑娘!”众人循目望去见到她紧张的走出来纷纷让开座位。“小姑娘也在等天亮开城门吗?快过来坐下半夜里天寒地冻的要是因此受了风寒那可不值”

她垂目以眼角瞟了营地七、八名汉子一眼撩裙规矩坐下。

“咱们不是坏人小姑娘不必担心。”老汉笑咪咪的说道。她低着头月光之下瞧不清她的容貌。“大半夜的你赶路吗?怎么没有男人相伴呢?”

“我……。”她舔了舔乾涩的唇小心说道:“我与家人离散所以……。”

“还真可怜啊小姑娘幸好你是撞上咱们要不然山林多有野兽你一人过夜很危险的”

她做点了下头没有言语。

“岂止有野兽”有名汉子压低声音说道:“还有妖怪呢听说城内卖豆腐的汉子上个月出城被妖怪吸了阳气至今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呢。”

众人闻言悚然一惊不免忐忑的东张西望。“不会这么巧合吧?我可没带避邪物出来……冷爷你在笑什么?”

“你们莫慌”亲切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她偷偷觑一眼身边的男子原来他姓冷“妖也有分好与坏如同人一般。如今是太平盛世修练中的邪妖多忌天子福德不敢作怪除非因果关系否则是不会来招惹咱们的老伯你们尽可放心。”

“听起来冷爷对这方面多有研究莫非是道士?”

“我吃肉喝酒不受道术规矩所限怎会是清心寡欲的道士呢不过杂书看多些略知一二吧。盛世之下人人平静喜乐就算有妖害人也是人心所致。”

她闻言震动了下几乎想抬头瞧他究竟怎生长相。

“小姑娘冷了。”亲切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随即在她身上盖了件披风。“暖点才不会着凉。”

她微愕又是吃惊又是感动呐呐低语:“我……我不会着凉的……。”

他仍是微笑不语似乎不将她的话当回事。

她不由自主的拉紧披风身子仍在轻颤着。

“冷爷的话真深奥。”老汉重回话题:“妖与人岂能并提?我倒说世上的妖孽最好除尽省得咱们担心受怕的”他倚老卖老的说道:“你虽见多识广但岂有我老头子听过的故事多我祖先以商为业据说连着两人都曾遇过一个妖女那妖女之美怕历代红颜都难以相比她见人只会问一句“你能活多久?”我那祖先们遇妖回来之后都大病一场而死。你说这妖女多邪气从此我家穷困至今难以翻身啊那种妖精岂能跟咱们并论呢。”

姓冷的男子淡淡的笑着并不多作反驳。

“怎么个可怕?不知道那妖女还活着吗?”

“都一、二百年了活着也成了老妖精了。”众人一阵嗤笑。

“他们病死不是因为我。”

“咦?小姑娘你说什么?是害怕了吗?不怕不怕咱们有好几个大男人在此就算那老妖怪出现了咱们阳气极旺她敢近身吗?怕吓也吓死了”

她缓缓抬起脸来奇异妖美的黑眸一一注视他们。

“你们又能活多久呢?”

火光忽地窜起清楚的映出她的容貌众人倒抽口气坐在她另一边的男人吓得往后跌去。

“你……你可别吓人啊色!三更半夜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是错眼的关系吗?竟觉火光之下她的颜貌显得邪魅诡异。

老汉盯着她额间的红疤伤痕虽淡但能瞧出是利器深伤过。这样的伤在额间岂能活下来?他张大了嘴颤抖的伸出手指着她结结巴巴的叫道:“你……你……有这种伤为何还活着?妖怪啊!额间有伤疤就是你这个妖女啊!”

众人一听不及拿包袱就冲离这个营地。有人腿软了以手带脚哀嚎的爬出去;有人当场吓得屁滚尿流被同行兄弟拖着飞离开。

刹那之间营地的火堆仍在人却逃光了。

“我只是个旁观者啊”美目空洞的凝望前方低喃:“是他们抢人财物又毁尸灭迹他们病死与我何关?”

“正是。他们大病一场而死正是冤魂索命来是命中注定恕不得姑娘。”

她震了下转过脸现先前为妖说话的男子还气定神闲的在喝着茶。

“你……没逃?”

“我在等天亮入城。”他笑道。

“你不怕我?”

“姑娘可曾吃人或者害人?”

“若能害我岂会等到现在。”

“那我又何怕之有呢?”

她惊奇的望着他夜色之中他的容貌是模糊的但是……但是却给她无比的希望。

她活了几百年啊!这几百年来她好寂寞寂寞到几欲狂的地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找一个人的念头浮起……。

她想要找一个能与她相伴的人是男是女都好只要与她同类只要不以奇异的眼神看着她不会老的容貌只要不会将她视作妖怪是谁都好啊!

可是找不到啊!是人都会有大限时间一到人老了、死了化为尘土只有她永远不变只有她一样的年轻她好害怕害怕自己就可是……他似乎并不怕她。

“你……活了多久?”她试探地问美目中燃起一簇渴望。

“姑娘瞧我活了多久我就活了多久吧。”这样模棱两可的答覆让她无法捉摸。

是生平遭遇见这样的人。是怎样的胆子让一点也不畏惧她这几百年来所说的话都没有今晚来得多也许她的未来里再也遇不见一个不怕她的男人了。渴望在胸口烧起烧得她喘不过气来。

这样永无止境的孤单下去拥有无尽的寿命却没有人会记着她“你叫什么?”

“在下姓冷名字嘛……只是一个人的代无关重要姑娘爱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

她猛然站起身来;他未动像一点也不在意她的下一个举动。她在众人眼里是妖怪他怎能一点都不怕?

咻的一声破空划来一箭是方才那些汉子去而复返想要除妖助世。她微愕眼底刹那闪过愤恨之情却没任何闪躲的举动“姑娘不闪可是会受伤的。”他动作奇快右手拉她入怀左手护住她的头。箭锋从他的手臂擦过泛起血色。

“是姓冷的帮她……这二人都是妖怪啊!”汉子们边叫边逃命。本想趁着人多势众折回除妖但没料到会出现双妖啊!

她在他怀里微微颤。他的怀抱温暖而有人气:已经好几百年没有人愿意靠近她了如今才现人的体温好暖比起抱畜牲更显温暖。

“你为什么要救我?”她低声问。

“不算救不过拉你一把而已:”他不动声色的微退一步与她保持距离。

她抬起脸那双奇异妖美的眸子落在他的伤口上有些迷惑了起来。

“你受伤了……。”

“小伤不碍事”他毫不介意。

她恍惚的摇摇头“没有人会为我这样做的……从来没有……即使是再亲的人为了私利也只会出刀相向你我不过初识却为我而伤……。!满心的感动。原以为心早死了再无任何知觉如今却现她感动到连心都疼痛不已。

他应该逃却没逃应该闪却为她挡箭没有人这样待过她啊!

在无数的夜晚里她以为她被上苍给遗忘了!人有前世今生独她没有;人有轮回转世以造福赎罪唯她没有。她好苦无人分担可是现在……。

眼底逐渐聚凝火焰愈烧愈旺盛空洞了数百年的眸子染上一抹生气她的心在颤动仰起脸注视着他。

月隐日现东方出现淡淡的灰白她目不转睛的用那双奇异的眸子望着他;他只是微笑并未因此退缩或者惊艳。

“你……爱我吧!”她激动的开口“我要爱你!我要开始爱你!所以你爱我吧!我不会害你的真的!我可以为你做所有的事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去做!我不伤人也不杀人但只要你说我可以去做!”

淡白的阳光之下冷风吹起她一头的长衬着火红的衣衫她的神色着实诡谲而美艳美得邪气但无妖味……

他闻言微微错愕摇头笑道:“姑娘是激动了:你我不过初识……。”

“就算相处多年又如何?”一股恨意缠上她的心灵。“相处多年照样能够为自己而牺性无辜人人都当我是妖怪只有你……你愿为我挨伤更不畏惧于我我……我是真的没有遇过啊!错过你在这世间一定不可能再遇见第二个了。”胸口的热流急遽流窜烧过心肺、钻进喉口之间心里又苦又激动想要化为连串的句子却口拙了。

“我……我是认定你了!你相信我我不是妖怪真的不是!一定是哪里出了错我才会与人有所不同你喜欢我吧我真的可以为你做尽所有的事!”哪怕要她匐匍在他脚底求他垂怜她也愿意啊!

他注视着她仍然摇头而笑“是姑娘找错人了救你是出于本能并非对姑娘有其它念头。天亮了你走吧”他毫无眷恋之色转身在城门走去。

她不死心。怎能死心?小步奔前叫道:“你说名字只是无关紧要的代称但你可知没有人叫着你的名字连自己也会忘了现在只会遗忘名字有一天连自己都会遗忘自己还活着我只是想要找一个人相依为命啊!你不也一个人吗?为什么不能爱我?”见他仍然不理不睬的离去她怔忡又满心的失望难道他真不想要有人相伴吗?孤寂一生有什么好?

“挽泪、挽泪在这世上还会有谁再叫一声你的名?”她低语眼眶热却再也流不出泪来。

步进城门天已大亮商家、摊贩早已开市一片喜气洋洋之色。他缓步而行随意瞧了四周屋舍一眼屋舍顶端皆贴着佛纸他摇头微笑眼角觑到身后不远处她在跟着微笑化为苦笑仍继续往前走去。

“爷爷!二楼的视野好要不要上去等着?”店家小二在门口招呼“上二楼有什么好看的呢?”

店家小二上下看他一眼“原来爷是外地人啊难怪不知道此城出了什么事。来来您快上二楼等着待会儿这世间最伟大的人就要经过啦!瞧一眼百病无再多瞧一眼长命百岁都不是问题”

他一田目“的微笑“这世间最伟大的人莫过于是皇帝老爷……”话还没说完店小二就呸了一声。

“人与神佛怎能相比!皇帝老爷再伟大也不过是个人而他是神啊!”

“神?”一抹微惊流露在他脸上随即隐没。

“爷也吃惊了吧?”店小二笑道:“是咱们福分够所以有神佛转世:不过您可别误会咱们城里的神佛可跟京城孙家假仙假佛不同他可是货真价实、能治百病、为咱们平纷乱、主持公道。就举个例子吧前两天庙里多了好几具死尸原以为城里出现杀人犯大夥惊惶不已后来才查出他们是黑龙寨里的强盗!您知道黑龙寨吧?皇帝老爷费了多少工夫都攻不下的山寨这些强盗来咱们城里还能做什么?**掳掠是免不了幸好是他以天眼及早现了才救了咱们一命。”

“是你嘴里的神佛亲口说是他出的手?”

“正是。连破庙里的神像也流下血泪呢真是慈悲为怀。”店小二仿佛与有荣焉。

他笑着摇摇头。“若真是神佛降世连伤人都不会了更别说是下手狠毒死无全尸了这数十年间神佛降世只有一女可惜啊。”他举步上了二楼。

“可惜什么啊?神佛怎会是女子呢?”店小二摸摸后脑勺纳闷的自言自语道:“他不是外地人吗?怎么知道那些贼真是死无全尸、四肢不全的?”

二楼人潮拥挤男女老幼皆有个个引颈翘盼。他拣了个角落倚在屋柱旁低头一望。大街的百姓连生意都不做了就围站两旁目光一致向街头热切眺望。

未久诵经声由远渐近。

“这位兄台在下谈笑生能不能让一点让我也瞧瞧神佛究竟是何德看得出神?”

说话的是一名身穿儒衣的年轻男子清俊而有神眼角有笑纹看得出是常笑之人。

冷爷挪出点位子让他侧身挤进方便观望。

“什么神佛嘛好好的生意不做净在这儿拜佛谢天的”谈笑生咕咕哝哝的不敢太大声以免遭到围殴。眼角觑到冷爷在看他连忙陪笑:“在下并无他意兄台不要见怪……”

“信不信神由自己作主我怎么会见怪呢。”

“咦?听起来……兄台是无神论者?”谈笑生大喜脸部抽*动了半晌紧紧抓住他的双臂激动道:“总算有人与我一样!兄台你不知道我连日来受了多少苦!我一向云游四海、浪迹天涯一进此城原本打算附在药铺之下帮人看病捉药几日好筹碎银过活偏偏药堂卖的不是药是佛纸!”

“佛纸?”他随口应道。

“对!你能相信吗?这里卖的佛纸可以除妖治病只要买回了贴在屋外保证百病不生只要买回佛纸就算七日不食烟火也会如常人一般你相信吗?”谈笑生激动得连口水也喷在冷爷的脸上。

大街上忽然震动了起来。群众在欢呼他的视线越过谈笑生落在街头隐隐出现的莲花座上大型的莲花座由八人扛着前后有无数信徒在簇拥。

他露出淡淡的笑脸黑瞳微眯自喃道:“这个神佛恁地风光。”

“岂止风光简直是招摇撞骗!”谈笑生气得跳了两下。

“谈兄弟激动得倒像是被骗了。”

谈笑生闻言脸一红恼道:“我是被骗了!我没钱吃饭啊听说只要将佛纸收贴在背上七天内都不曾饿有这种好事我当然筹足铜板去买了!买了也贴了肚子还是饿得叫出来。我去抗议结果却被人给扫出来他们说我不够诚意才会无效!这种人还能算是神吗?若是神我这药大夫也能去做了!”他的眼忽然眨巴眨巴望着冷爷垂涎笑道:“兄台你不觉得咱俩一见如故吗?咱们结为义兄弟你觉得如何?”

“谈兄弟若饿了我请你一顿便是不必用这种眼神望着我。”

“呜……。”谈笑生眼眶含泪也顾不得看究竟是哪家神佛让他饿肚正要合掌感谢双目忽地一亮落在他身后一名走近的女子。

虽然蒙着面纱却能感觉得出她的标致才要搭话突然见她细瘦的双臂一伸从背后抱住眼前姓冷的男人。

“我叫挽泪。”她闭上眼低语。

“在下姓谈名笑生你要叫我谈笑风生也行只要能逗姑娘笑在下愿意倾尽所有……。”咦?她根不没注意到他嘛。

“你是遗忘了你的名字或者你压根儿不愿意提呢?我帮你取个名字你说好不好?”

姓冷的脸色未变望着眼前锣鼓喧天的闹景淡然说道:“姑娘这是何苦呢?跟着我讨不了什么的。”

“我要的只有你。”

“不只要有人与你相伴一生是谁你都愿意不分男女;而我只是正巧落了你的想要而已。”他的声音亲切和气却略显没有感情。

谈笑生张大眼睛疑疑望着那双妖美的眸子。“姑娘要不要考虑我?他不要我要啊!我保证是货真价实的男人……。”遭她邪眼一瞪他连忙禁口。

“也许你说的对只要有人与我相伴又不怕我我不在乎他是谁。而几百年来就只有你不怕我。我就要你。”

“姑娘看似不过十八、九岁怎么会是几百年呢?”谈笑生忍不住又插了一句。

他在自说自话因为压根儿无人注意到他。冷爷沉吟了一会儿硬是将她细瘦的手臂从腰间拉开稍稍软化的说道:“姑娘若能杜绝七情六欲潜心修行不出五百年必能名列仙班又何必强求不属于你的情缘呢?”

“名列仙班?我要当神干什么?”她不服气又要上前抱住他却被他闪过身直接撞上花栏她的脸流露出一股怨恨。“什么叫不属于我的情缘?你救了我这情缘不就是我的了吗?”搜寻他深不见底的黑眸竟然读不出他的思绪。初次知道他看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亲切到让她窝心的声音。窝心啊在这世上谁还会用这般亲切和气的声音与她说话?她以为他就是这么和气的人了但细看他的容貌才觉他的眸子里虽然温暖但却毫无感情。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将披风赠于我、为我受伤、为我他人将你视作妖怪你为什么要这样待我?!”她叫道。

“我对你好是人之常情。姑娘今天换了旁人我依然会对她好。”

她盯着他的目光几乎穿透他的身体。她的双拳紧握旧方咬住下唇直到血丝冲破咬破的唇流下。

“总是这样!先是待我百般好将我视作亲女到头来却视我为妖孽你也是。在你眼里我是妖孽所以不敢亲近我……什么神啊!”她怒叫道引来不少人注目。

“我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遇过神!如果有神我真要问问他为何将我弄成这副德性!是他在玩弄我吗?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死心让我一次又一次宁为畜牲!什么修行全是你拒绝我的藉口!”她的眼底充满怨恨是累积了数百年的怨恨原本在旁聆听的谈笑生吓得连忙退后数步先躲在其他人背后。

她的怨恨袭来挟着杀气。杀气也是累积的但她身上并无血腥味冷爷的眼底有抹疑惑。

“好!你不爱我就算了我也不稀罕你爱我了反正人不都如此是我愚蠢我早该看开了。”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姑娘……。”还来不及劝她她身子一倾翻过花栏从二楼坠下。

她是存心的毫无护身的动作。

怎会如此呢?他一向能猜中天下人的心思知天下人的未来若论世间无法猜透的人心及未来除了累世罪身的断指无赦就再也无旁人了。

她存心跳楼他竟看不透。

她是妖他心知肚明。虽看不出她的原形但也不排斥。妖不就与人相同有分好坏他只是纳闷为何这样毫无修行的小妖竟能保持如此长久的性命。她无妖法甚至不知自己是否真为妖她身上充满谜团他却无心解。

他的心已经平静很久了。人世间之命各有其缘他不该插手也不愿插手是以面对这样的谜团也早已心如止水没有探究的**。

“挽泪姑娘!”谈笑生的叫声极为尖锐划破群众的欢呼众人抬头相望都吃了好大一惊。

脑海纷乱不过转瞬他已奔至花栏只须一探出身便能拉住她。

天下命皆有定数岂能动盘?她要跳楼是出自她心他插了手就是混乱她的命。

探出的手又缩回眼睁睁的看着她跌进人群之中狠狠的落在地上又弹起了下。最靠近他的谈笑生目睹一切是难以形容的吃骜!他抬起脸注视冷爷的黑眸。

那一双黑眸仍然深不见底有睿智之光却显得没有感情。

他拥有人之貌、人之体但他的眸子……绝不是人之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