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雨滂沱破旧的马车在崎岖山路上赶路。

马车内躺着一名昏睡的女子已经有三天之久。颠簸的路程似乎:有惊动她车内还有一名男人:他一身黑衣断尾指的左掌经轻抚过她的脸颊。

她的体温过高显然病体禁不起长程赶路的折腾。

她的身子卷缩在薄薄的毛毯之中仅仅露出一张脸蛋跟披肩长;她的脸色异样惨白白到可见青色血管;她的唇已非泛白可形容如果不是她的体温他会以为她……死了。

死?他一直以为依她这样的病骨早该归进黄泉喝了孟婆汤。能再见到她实是大惑讶异。

她忽地动了动睫毛掀开眼皮。“你……”她有些困盹将眼前的男子与梦中的恶鬼重叠在一起。

“醒了?我当你一路睡进黄泉去。”

她轻笑漆黑的眼睛在苍白的脸蛋上显得格外惊人。她将手伸出薄毯握住他的手“我不会放开你。”

他的心弦一动明知她言下之意是不管今天是谁她都不会放手。但这句话就是火热的烙在心版上。

脑中闪过她曾救他的一幕她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从小到大唯有那一回。是他一生中永难遗忘的记忆。

一生就那么一次有人舍弃了性命不顾他是否是妖孽转世、不管他的身分多么低贱而救了他。

现在他成了名副其质的妖孽转世她竟还想救他这令人痛恨的女人。

她半眯了惺松的眼爬坐起来薄毯滑落一阵冷风吹来让她轻打起哆嗦。

“我做了一个梦。”她柔声道轻轻咳了一声。他扬眉。冷淡的看着她。“你的梦关我何事。”

她安详的微笑。“我梦到有个跟你长得一般的人可是又不是你。”“你连梦里也有我?是被吓怕了吧。”

“不……”她微微眺起眼注视他脸颊有些异样的红过高的体温连他坐在对面也能感觉到那股热度。“他的小指没断身上的衫子是异族人的”她又咳了数声才接续道:“梦里的他……连爹娘都杀……”恍如真实若不是惊醒过来她几乎身在梦里难以逃脱。那个男人拥有与他相同的面貌连气息也是一般的腥恶即使是梦仍然觉得可怕又可悲。

“爹娘都杀?我若不是找不到他们我会如你的梦连他们也杀了。”他冷言冷语。

“杀人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高兴。就像你一样你爱对人慈悲为什么?是天性我何尝不是:有远也改变不了的天性就像……”猿臂一伸在她轻呼声中结实的将她搂进怀里。他俯近她的脸妖野的笑道:“就像我也喜欢女人一样你跟着我走心里应该早有打算你的清白会毁在我手上。”

她镇定的注视着他。“我不曾想像过有什么后果。”

“那现在你不必想像就可以知道了。”鼻息喷在她脸上。“你的亲妹跟长工私奔后什么神佛转世皆化为乌有。你呢?你自以为是的慈悲在清白尽毁之后还能剩下多少呢?”他想要得到她。

从十年前就想要得到她。

对她的情感是复杂难办的曾有一度连他自己也混淆不清。恨她又想要她想要抹去她眼底的无私良善上让她的眼里只有他。她虽只是清秀之姿但从十年前她在白马寺下轿的那一刻起上他使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吸引他的并非她的容貌而是她的神态触动了他的知觉在要了她之后。她的神态还能像这样安详吗?

“小兄弟……”“无赦叫我无赦。”他瞪她的眼神几乎吞没了她。“无赦?这是你的本名?”

“我早已遗忘找的本名、无赦是自取。”见她泰然自若他的嘴摩挲她温热的唇一瞬间他瞧见她有些退缩原本安详镇定的脸流露出痛苦。

他的胸口像刀划过似的。他的心思何时如此难办?想要破坏她沉静的情绪但当真让她花容失色后却又憎恨起自己。

“不要……”

不顾她的抗议。他热切且粗暴的侵犯她的唇间双手扯开她的衣襟她高温的肌肤让他心惊又迷醉。

从未忘只要她的一切他从未忘。他可以忘掉他爹娘的长相、可以忘掉世间所有的人只存下限意却从来没有忘过她没忘她的神态没忘她的一字一句没忘她的多病没忘抚摸她的触感。现在才现这不是恨……那是什么?

“唔……”好痛苦比起过去病时更加的痛苦难忍这已非头晕目眩可以形容了。恶臭的血腥气味灌鼻在刹那间眼前转成一阵白茫几乎以为死亡已经降临。

“头子”青慈忽然从前面探头进来怔了怔看见无赦抬目光如炬的——瞪他他顿时僵硬如死尸。“头……头子雨愈来愈大……没法住前走了……”

“那就找个地方停下来!”无赦怒道身前柔弱的娇躯软绵绵的倒进他的怀里。

青慈应了声连忙缩回了头。

毫无抵抗余地的她的脸埋在他怀里连喘息的体力部没有。腥味依旧虽比方才好多了眼前的白雾逐渐化散心跳也勉强撑了下来。

先前怕是最接近死亡的一刻。

那种全身上下无法呼吸的感觉一次就够了。她一直隐约明白自己活不长久可却不留如此逼近鬼门关过。

如果进了鬼门关连回头的机会也没有。她拉不怕死甚至心里早有预感有好几回作梦梦中她依然是她场景却跳离了混浊的人世间””那里充满安详的感觉。莫名的她就是知道那是她魂魄将住之处。

可是她的脸埋在他胸前他的心跳清楚地回应她微弱的心脏提醒了她他也是个人即使众人眼底他是恶人、是恶魔但他仍然是个活生生的人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是人就有做错事的时候;而她想要拉回他让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至少在她离开这世间而她要让他了解杀戮并非一切

“你觉得呕心吗?”她的身子微微颤抖分不清是怕冷或是书怕。

他将她苍白的脸抬起心脏猛然收缩了下。她脸上布满冰冷的细汗呼吸极细而混乱但这不是让他吃惊的原因。

死在他手下的无辜百姓无数他看多了人们惨死前的死亡气息她的脸……清秀依旧却充满了死气。

为什么?在茶棚里只觉她病弱如昔如今不过一刹那而已她却……

“懊痛。”她的手臂被他紧紧攫住几乎折断。“你……得的是什么病?”他怒问。

虽困惑于他的问题她仍照实答道:“自娘胎开始我身子就不好”

“难道没有请大夫来看吗?你亲妹不是被无知百姓奉为神佛转世?难道她不留为你祈福?”胸口有股烦闷凝聚化为冲天怒火。那种如火烧灼的感觉是什么?是什么?

她温和笑道:“这是治不好的病根连大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要如何医治?即便是神佛转世也有她顾及不到之处。”

“你!”他恶狠地抓紧她的手臂冲天怒火无处可。他气呕什么?不要她死、不要她死!这个念头盘旋脑中。怎能让她死?为什么不愿她死?为什么?在他眼里人不皆是蝼蚁之身?

他要她跟着他走究竟是为了什么?

是想要改变她自以为是的慈悲?

或者……是他想要她?

在这世间里他不留确切的渴求想要过什么人事物他应是毫无弱点的。

十年前在古井旁的那一幕猛然涌现脑海。

“混帐!”他怒吼猛然推开她的身子跳下马车奔进滂沱大雨中任由风吹雨打却动也不动的瞪视着地上

马车停在巨大树木下躲雨前头的青慈、青仁淋了一身湿仍然不敢随意进马车内。一见头子狂奔出来互相对看一眼连忙跳下马车。

“头子。”距无赦几步青慈小心叫道。

他在喘息瞪着地上激起的水洼洼中飘浮着模糊不清的脸那脸是痛苦的、挣扎的、充满疑惑的

从来不曾为一个女人费尽心思甚至不留为一只蝼蚁命手下留情过;明知自己为她在挣扎但为什么会是孙众醒?为什么会是她?

她这个短命女……短命就短命吧他连自己的死亡都不怕了为什么得去为一个女人……担心受怕的?

这种感觉就叫害怕吗?一想到她无药可冶他的胸口像被狠狠的砍了一刀

雨?豆大的雨打住他身上却达一点痛感都没有寒风吹来也毫无知觉可易人而处她怕早昏死了过去。

何必关心:他已经独来独住惯了何必关心一个女人?

“头……头子?”青慈放大胆子悄悄接近想要碰他引起他的注意。

“不耍碰我!”无赦猛然甩开手让青慈狠狠的跌在泥泞里。

马车跃进视线中。为什么会对她有所牵挂?他到底想要她什么?他并非是那种报恩之人但古井的那一幕始终烙在脑中清清楚楚。她救他并非因为他是他任谁她都救的但……但……

“头子。”冷风袭来他的喘息微微轻缓了下来脑中虽还是一片混乱却逐渐开出一条明路来。

“这附近没有可以躲雨的地方吗?”“啊?”

“可以生火取暖的地方。”

“有。”烧了半面脸的青仁难得开口手指住远方指去。“再走半个时辰那里有户民宅是青仁母舅居住之地。是有点破旧但挡风遮而是可以的。”清清凉凉、冰冰冷冷没有感情的调子在陈述。

青慈暗暗吃了一惊迅抬头看青仁。

“好就照你说的。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到那儿。”他恢复了镇定走回马车。一跃进车内对上她吃惊的黑眼。

“你……”他浑身上下湿透了两鬓长直滴水。

“担心我吗?”他的眼是冷的笑容是冷的却带微微乾涩之意。“你当然担心即使我不是我你的慈悲心肠也会担心不是吗?”他将薄毯撩抓了起来下是披在自己身上而是盖住她轻弱的身子。

***

“热水热水来了!”胖胖的大孀笑咪咪的端来一盆热水。“地方小就请大爷小姐们挤一挤”连家中唯一的棉被也扛过来了。像这样破旧的民房住一宿大爷就肯给好几锭银子是财神爷哪。

“谢谢大婶余下的咱们自己来就行。”众醒露出温和的笑容细弱的双手捧着热腾腾的茶碗取暖茶碗缺了个角看得出这户人家并不当裕。

“你可以出去了。”青慈斥道。“今晚别来打扰我们。”将毛巾浸了热水拧乾递给大头子。

众醒喝了一小口的热茶白透的双颊浮起淡淡的红晕。她抬起脸轻声道:“这里是大叔跟大婶的房咱们应该在厅里打地铺才是。”

“给了银子让出床铺是应该。”青慈有点不耐烦的赶那胖大婶出去眼角本要瞄烧了半面脸的青仁却看见大头子将热呼呼的毛巾粗鲁的住那女人的脸上擦去。

他又呆了呆。这……是大头子吗?

“咱们当山贼的给了银子是他们得幸要不直接杀了更省事。”无赦嗤道在旁的青仁表情丝毫未变。

“你不该杀人。”她蹙起眉顿时愁容如苦瓜。

他冷笑。“你不说前世造的因今生得承受那果吗?你就当他们前辈子欠了我这辈子理该还的。”断指的手掌量了下她额间的温度见她退了几步哼了声“你还怕什么?怕名节不保?你敢来就该知道人言可畏不是吗?”他轻蔑的说见她的体温仍有点过高便对青慈说道:“去把窗子关上乾粮拿出来”

青慈又呆了呆。“好。”立刻将窗子关上成密闭空间青仁将冷馒头跟半斤卤牛肉拿出来。

她抿了抿唇对他的话无法罔评。房间狭小仅容一张床铺跟一张小桌子四个人在一块是格外拥挤。房间外头是小厅但门缝部是洞又漏水所以选择了这个可以保暖的小房间。众醒迟疑了下坐在床沿看着他们大啖牛肉馒头。“我吃馒头就好。”

“不合胃口?大小姐是千金之躯这种粗食不适合你?”说着用大馒头夹了厚层牛肉塞进她手里。民家没什么可以吃的食物是连剩好几天的不如吃自己带来的乾粮

要她吃这样的东西确实是屈就了她。她有些惊慌连忙推开。“不下我不吃荤。”一看见有生命的动物成了桌上食便浑身虚脱。

“你在说笑话。十年前的孙府什么山珍海味会没有?岂会让你吃素你当你是那个孙众善?”

“我……我真的吃下下”她有些害怕的闭起眼不敢再瞧。无赦沉默了会目光如炬的看着她。“我可不管你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咱们山贼是什么都吃无肉就不能打战。你不吃是想要饿死在半路上?”

“我只要馒头就行……啊啊!”才半启口就被恶狠狠的寒进了大片牛肉。

一股恶臭的生肉味涌进喉问的同时她脸色白胃翻搅难忍嘴一张情难自禁的吐在他身上。

“头子!”

她连忙住嘴仍不住的乾岖腥味在喉口盘旋不去想吐却再也吐不出来;从一早就没有进食早没了残余的食物。

他瞪着她连看也没有看身上的秽物直瞪着她瞧。

“对……对不起……呕……”她乾呕到头昏脑胀。

“你真吃不得荤?”莫怪她瘦弱又病恹恹的脸色苍白得几乎没什么血色

她点点头不敢再言语。

“你也学那自称是神佛转世的女人吃起素来?”

“不……”她小声的说抚着胸口怕又乾呕起来“我……我一出生就没吃过荤……一吃就吐……”

他抿着唇瞪着她。他们之间的距离彷佛愈来愈远。她是慈善之家的女儿而他不过是个杀人无数的山贼头子;她茹素他却无肉不欢。算命的曾说他累积了数世的罪孽今生必为恶人之身。但寿命绵绵因为连牛头马面也不敢近他的身而众生将受苦数十载。当年他不信他的爹娘信了所以将他送到白马寺修身养性如今他真如算命仙所说的成了万恶之那么他的寿命绵绵可能是真她……却是个短命鬼……

“头子?”秽物的恶臭让青慈忍不住唤道。

“吃素又怎么的?等上了黑龙山我要你吃什么就吃什么每天鸡鸭鱼肉送进你的嘴我就不信你永远吃不得肉。”他褪了衫子露出**的上身她连忙撇开眼淡淡的晕红仍然遍布脸颊。

他的黑眼炽热地瞪着她。“把馒头给她。”

“啊……是。”青慈连忙捡了个乾乾净净的白馒头给他再接过头子的衣衫从没见过头子对一个女人这样……要饿肚子就由她饿啊出了一趟黑龙山遇上了这个女人头子就变了个样””变得奇怪变得陌生变得不像那个狂歌笑贱命的恶人。

“头……头子真要带她上山?”趁着孙众醒小口小口的吞食青慈小声的在无赦耳边低语:“她……她瞧起来不是挺美的而且年纪又挺大的可是……可是有女人上山难免……难免……”

“你认为谁敢碰我的女人?”

“头子!”青慈瞪大了眼喉结上下滑动了会才吞咽困难的道:“她……”想问的是””头子怎会看上她?

这些年来打架劫舍遇上的年轻貌美姑娘不在少数却从来没见过头子对哪一个姑娘这么执着过。

“很冷吗?你在颤了。”无赦目不转睛的注视她。

“还好。”他的手掌又往她的额间探来她下意识的避了开惹得他狂怒连连。

他一把抓起她的手将她拖了起来。“你要干什么?”她迷惑又惊讶的心声叫道。

“你不是冷吗?我可以温暖你孙众醒。”难以忍受她的拒绝更难以接受他们彼此间的距离。

孙众醒算什么?她算什么:不过是个短命鬼”!不过是跟那些和尚一样妄想改变他的心智不过是个……是个曾经救过他的女人

天下间也只有这么一个女人曾经不计较善恶的救过他。为什么心中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为什么脑海无法抹灭那一段恩?

“你怕我吗?孙众醒”他怒问眯起的黑眸迸出复杂的光芒。“不我不怕。”她低谓。

他搜寻她清澄如镜的眼。他最痛恨的就是哪双温暖的黑眸;她确贸如青慈所言并不美一脸的短命相脸色大白却具有他憎厌的安详沉稳之感她不是在说假话她浑身在微颤不是因为惧怕而是她的体温开始下降。

“那就跟我同睡一床吧。”他嗤道将她摔在床上“啊……”地转天旋、天旋地转。眼睛来不放定焦距就随着他翻滚在床上早在跟着他走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没有多少力岂可以抵抗他可是……:可是就是不甘心不甘心就此放手。

她一放手他便会沉沦在无间地狱之中这是见他第一眼时所浮起的想法

但一靠近他他浑身的血腥味让她难受。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血腥?他的眼充满了万恶不放的罪孽他的身体像是无间地狱的一部分让她的心痛缩起来。

十年前他尚未如此。这几年的光阴他究竟做了多少罪恶之事7如果放开他再一个十年她怕他的本身会成为另一个地狱。她活不了那么久了。到那时她早死了又怎能救他?只能现在只能现在紧紧抓着他不放可是……她有什么力量能将他的拨魂拉离黑暗的魔窟?

“难道你不曾有过情郎?”他的手缠上了她冷冰的颈子。虽然已经习惯她的体弱却仍不免心惊也许应该找个大夫但现在已进黑龙山的范围除非上山否则难找到有医术的大夫。

为什么要救她?他从不救任何人的。在他的手下只有死人只有死人!

“不不曾有过。”再挣扎也是枉然眼睛乾脆合了起来微微喘息。“为什么?凭你的千金之躯在家道中落前应该有婚配的!”他恶声恶气的说心口莫名的划了个口子几乎穿透了他的**。

“我身子不好难作婚配。”

他冷哼了一声是讥笑。“莫怪你年纪已大仍是黄花闺女的打扮。现下你这年纪的女人应该三五孩子成群才是”

她的唇畔只露出浅浅的笑并不应声。那种安详温和的笑让他作呕。这是怎生的心态?既痛恨她又放不下她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已经一脚踏进棺材的女人。

他咬住牙看她的样子似乎虚弱得随时都会昏过去。

他的嘴动了动终究没有再问话。我行我素惯了天下没有他要不到的东西就算她是少*妇了他也会将她掳来。掳来了之后呢?他想要什么?想要折磨她?想要报恩?或者想要她的……人?他的唇抿紧难懂的眼瞪着她的睡容。

“把烛火熄掉。”他开了闭眼头也没回的对着身后少年说道。

***

倏地青慈张开了眼瞪视黑暗的前方。

他忽然被惊醒不是被声音而是一股浓郁的香味。

那香味是他不曾闻过的。他用力的嗅了嗅是……莲花的香味?就是这香味钻进了他的恶梦让他惊醒过来。

梦中他随着头子屠杀一个村落正杀得兴起这股莲花味袭来紧紧缠住了四肢动弹不得。然后在挣扎中他回到了现实。

东方似乎有些白了外头仍然下着雨却开始渐小。他的眼睛搜索着小小的房间狭小的床铺上躺着无赦头子看不见那个叫孙众醒的女人因为她躺在内侧只能隐约看见白裙的影子。他知道她身上正盖着这房内唯一的棉被啐头子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就算这房间不漏水也关了窗但冷风却直从门底、窗缝泄了进来害他跟青仁缩在角落不住的打颤……咦?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手指是温的脸也是温的怎么一觉醒来暖气袭人?

温暖的空气里飘着莲花香味很香几乎骚动了他内心深处。他环视了一圈却没见到有什么可以散莲花香气的东西正困惑的皱起眉头忽然觉身边的青仁早已不见。

他呆了呆脱口低叫:“青……”急忙掩去声音免得惊醒头子。难道青仁他……

他的眼珠子蹲了下执起大刀回头看了床铺一眼悄悄的走出去。

没一会众醒张开惺忪的眼跟着爬起来。她一向浅眠有什么声响都容易惊醒她。昨晚又作了一个梦梦里还是断指无赦但却又换了另一朝代的衣衫似是他又不像他梦中的杀戮真实到让她感到呕心跟心痛。若不是青慈一声低喊也许她还在恶魔之中。

她闭了闭眼头昏似乎好了点瞧了无赦的睡容一眼露出温和的浅笑。

再罪孽深重的恶人在安眠后似乎也显得有些洁净。有点吃力的将棉被盖在他身上便迟缓的爬下床。

她并没有想逃的意念但是……迟疑了下她推开房门外头有点冷那一对少年孩子住哪儿去了?即使相处短暂也知道那两个孩子对断指无赦相当的唯命是从:当时只觉心疼这样年少的孩子仿佛十年前的无赦如果当年没有放开他跟在他身边如今他的罪孽会下会少一点?

她小心的关上门举步向外

小小的客厅跟睡房一样大一走出客厅外头红雨不断隔着昏暗的天色望去在柴房那里似乎有人影。

又迟疑了下不由自主的住那里走去。冷风冷雨打在身上让体温骤减她微微打了个侈陈在靠近柴房的时候忽然破人拉住。

是青慈。他瞠目的东张西望后连忙将她拉到堆积的木柴后头躲着低声向她喝道:“你出来干嘛?想逃吗?荒山野岭的你的下场只有被能给吃了。”

“不我没想过要逃”她亦低语隐隐约约听见柴房里飘散出来的声音。柴房门口站着青仁他连动也不动的就静静的站在那里任凭风雨打身彷佛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怎么了?”她问:“那孩子怎么……”

“嘘。”青慈坞住她的嘴仔细聆听。

“他们瞧起来挺像凶神恶煞的老头子”柴房内飘散出那胖大婶的声音吸引了众醒的注意。“咱们这样做会下会遭灾?”

“不做就等着饿死吧。老婆子这档子事咱们不是没有做过你还怕什么?”我瞧昨晚他们只吃乾粮那姑娘看起来又病又弱的特会你把剩下的那只鸡给炖炖再炒几样山菜好意拿给那男人他不会下要的。到时候抢了他们身上的银子把尸体去去喂狼谁会知道。”

“就跟当初你那继妹的孩子下场一样?”老婆子笑道:“将他扔到山间过了几天连骨头也不剩”

雨在下声音飘飘忽忽的外头的青慈冷冷低哼了声瞧了身边女人一眼。她

(原文遗漏双页)

剑落在她身前一寸。

“你让开。”他的声音如鬼魅飘忽在风雨中。那是没有温度的声音。

“你为何要杀人?”天啊!他才几岁?彷如十年前的无赦为什么能杀人如麻?

“你为什么不问问我舅母当年她为何要下毒手?”

“对……对不起全是老头子的主意……你你放了我吧……”胖大婶害怕的躲在众醒身后全身颤抖。想都没想过当年那个乖顺的小孩儿会活着回来他的模样变了变得可怕而难认那半面脸如火烧……怎会想到是他……

“她……她知错能改了。”众醒的气有点虚微喘。胖大婶紧紧的抱着她让她差点没气了。

“知错能改?”青慈慢步走来耻笑:“她死到临头不知错悔改难道要求青仁一剑杀了她?”他踢了踢身子还在抽搐的老头。“这是他们自作自受敢谋财害命就要有心理准备。”

“别这样。”众醒叫道痛苦的想要为那老伯止血身后的胖大婶紧抱她不放怕她这保命符袍了。“既然你们知道杀了人就会有遭杀害的一天为什么不放过他们?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们才几岁难道要这样过一辈子吗?”

“有本事就让旁人来杀了我们啊。”青仁冷淡的说。“我的脸是自己烧的我要一辈子都记得我的仇。给他们一剑是便宜了他们;或者你要我放狼出来啃食他们的身体?”

“你……”她掩嘴轻呼这才现青仁持剑的手背是坑坑巴巴的像被野兽咬过的痕迹。她的眼撞映着水光。“即使如此也不该以暴制暴。人何尝下曾有错?倘若能知错能改又为何不能做他一马?”心痛那种感觉是心痛是心痛他。

“放他一马?那么谁来放我一马?”青仁的剑花偏划穿透了老头的心脏停止了他最后的抽搐。

“不要这样!”众醒痛苦的大叫心痛如绞剑快得连她的眼都来不及锁住只觉颈旁一凉丝削了一撮尖叫从身后传来。

她回瞧见胖大婶的肩间中剑往后倒地。她失声惊叫:“不要啊——”惊惶失措的连忙压住胖大婶的肩间想止住流不停的血。

“她已经死了你要怎么救?”无赦的声音讽刺的响起。

众醒有些迷惑的抬起脸。他跟着来了?看到了一切?为什么?为什么不阻止?他明明有机会可以阻止的。

“佛渡有缘人咱们心中可没有佛也不是有缘人你渡不了我们的。孙众醒你只是个女人。”雨中的无赦彷如一只恶鬼邪气的笑她的眼又看见了他身后的无间地狱。

难道这世上真有无法救赎的恶人?

青慈迟疑了下又东张西望一番。视野所及之处并无种植莲花为何在风之中仍然能闻到这种味道?只是……味道淡了变得稀薄而混合着血腥味。

他一呆看见孙众醒眼底焦距散去大叫一声:“她要昏了!”

章节目录